遠捚摩芶

擂賸賤ㄛ森棒捄褶奕昅輒龒蓿楛鳥除疫寊蓿衲敘7毞6珗腔奀潔爵ㄛ桴灪聒歇銅棑18跺苤奀ㄛ芺祭俴濂僕200豻鼠爵ㄛ笭萸勤刓輿華眸漿﹜阨奻毀謁桵須﹜籵徹噤學驞礡卅駂停樞挾嗣跺諺醴輛俴妗桵趙栳褶ㄛ姻禡慓杻桵勦埜婓襤汜遠噫狟腔毀謁釬桵夔薯﹝

  • 痔諦溼恀ㄩ 882135
  • 痔恅杅講ㄩ 167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20-07-11 03:17:44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文匯網訊】(香港文匯網記者殷翔)油塘大型商場「大本型」連續兩天舉辦賀中秋系列活動,包括於地下中庭設置高約五米的巨型玉兔走馬燈、舉行多項傳統技藝表演及熱歌勁舞,與眾同樂。如糅合武術,禪道於一身的巴蜀茶藝表演、嫦娥霓裳舞、國粹變臉、LED舞獅等,還有獲今年K-pop舞蹈比賽冠軍的本港韓風少女女團的性感熱舞,其間穿插美女主持Shelly和市民們猜歌謎的互動遊戲,令「大本型」成為體驗濃郁中秋氛圍好去處。「大本型」迎中秋活動分下午場「舞蹈雜技嘉年華」及晚間場「月滿團圓樂滿城」,於15日及16日舉行。巨型光影玉兔走馬燈懸掛12隻傳統造型的玉兔,內置恍如明月的巨型圓燈,燈罩表面繪有傳統白雲圖案;玉兔們隨中秋傳統音樂徐徐旋轉,如騰雲駕霧繞月飛行,童趣盎然。走馬燈前擺設一座同樣可愛造型的巨型玉兔和不少楊桃紙紙紮花燈,富含傳統韻味。中秋有團圓、相守一生的意味,不少市民和情侶在走馬燈前合影。川舞者「倒滾茶」滴水不漏場內15日的巴蜀茶藝表演,來自四川的舞者將裝滿滾茶的黃銅長嘴壺舞得如黃光繞體,卻始終滴水不漏;長約70厘米的尖利壺嘴在頭部飛旋,看起來稍有失手即有戳目洞頰之險,然後以各種意想不到的角度將細如白線的茶水注入茶杯,引起觀眾陣陣掌聲。主持人邀請市民上場嘗試「倒茶」,10歲男童「郭先生」鼓勇上台,拿茠瓥倒出的茶水亂晃,始終難以注入茶杯;最後在師傅幫忙下,也擺了個靚麗的拗腰叉腿武術造型倒茶成功,引起笑聲、掌聲一片。國粹變臉融合日西風格國粹變臉表演令觀眾們陣陣驚歎。表演者魏小姐隨茪t劇音樂扮奏,旋舞間不停變換臉譜,大紅臉、小白臉、花臉、猛將、宰相、小醜、孫悟空等,角色瞬間轉換毫無破綻,更絕的是音樂和舞步也隨臉譜不停變換。表演後段,傳統川劇音樂突然變成勁爆現代搖滾樂,恍然間魏小姐已戴上蜘蛛俠面罩跳起勁舞,令觀眾驚奇之餘笑聲滿堂。魏小姐又變身動漫明星多啦A夢(舊譯叮噹)走下舞台和觀眾握手,掀起表演高潮,大家爭相和偶像拍照。魏小姐表示,變臉易學難精,她學藝逾十年才有目前的水準,正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身穿超短裙的韓風少女團性感勁舞熱力十足,引來大量觀眾圍觀。其後是兩名猶如韓劇男星般的冷俊高大的少年男舞者上台表演,硬朗K-pop舞步別具特色,對女性觀眾們的吸引力不亞於韓星駕到。責任編輯:京辰

恅梒湔紫

2015爛ㄗ750ㄘ

2014爛ㄗ490ㄘ

2013爛ㄗ816ㄘ

2012爛ㄗ868ㄘ

隆堐

煦濬ㄩ 控儔督蚾悝埏

遠捚摩芶ㄛ趙文瑜時事評論員今年7月1日,立法會大樓遭暴徒強行闖入並大肆破壞,「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被指涉嫌協助暴徒,其後被控涉嫌串謀刑事毀壞罪。另外民主黨的林卓廷在7月21日率領多名黑衣人到元朗挑釁元朗站內的居民,之後雙方對罵後變成毆鬥。鄭松泰和林卓廷昨日分別在立法會被建制派議員提出譴責動議,兩項議案都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但令人覺得嘔心的是,泛暴派立法會議員繼續厚顏無恥地為鄭松泰和林卓廷辯護,用雙重標準包庇暴力,甘心成為暴力的幫兇。這群泛暴派議員實在是香港墮入暴力深淵的罪魁禍首。泛暴派的雙重標準實在吃相難看。過去半年,泛暴派一直「獨立調查委員會」不離口,對於警方的執法行動,即使已經有監警會了,他們仍然死纏爛打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用泛暴派自己的話來說,獨立調查才能揭露真相,沒問題怕什麼被調查呢?更近的例子,是建制派議員何君堯,何議員只是在7月21日與身穿白衣的街坊握手寒暄,就被泛暴派動議譴責並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但當調查的對象是泛暴派自己的時候,他們就砌詞狡辯。泛暴派自辯的說辭,是鄭松泰的案件未完成審訊,應是無罪之身,提出譴責是「未審先判」。奇怪了,鄭松泰的確是被警方提控的,若都算是「未審先判」?那麼何君堯根本連被警方提控都沒有,只是被拍到跟白衣人握手而已,就被提出譴責動議,這豈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何況,譴責動議現在只是處於交付調查委員會的階段,還沒有到了表決褫奪其議席的階段,還在「查」嘛,何來「判」呢?連查都不准查?按照泛暴派自己的邏輯,不查怎麼知道真相呢?很明顯,泛暴派是徹頭徹尾的雙重標準。對於「自己友」就是完全的「無罪假定」,而且是連查都不能查的「無罪假定」。按照他們的說法,「查」泛暴派已經是「未審先判」,那麼不查又如何定罪呢?因為他們做什麼都是「無罪」的。而對於特區政府、警方和建制派,泛暴派就是完全的「有罪假定」,除非你能證明自己無罪,否則就是有罪;而哪怕你提出證據證明無罪,他們馬上就轉為質疑那個證明你無罪的機構或組織,一環套一環,反正你根本不可能證明自己無罪。雙重定罪邏輯顛倒黑白泛暴派這種雙重定罪邏輯,正正就是香港現時黑白顛倒、包庇暴力的「理論基礎」。在剛剛過去的星期日,泛暴派發動的遊行中,他們還在宣揚什麼「和」「勇」同行,說白了就是包庇暴力,不與暴力切割。按照他們的邏輯,只要口中叫喊茤瓵蛂u公義」的口號,就做什麼都可以。暴徒在街頭「打砸搶燒」「私了」襲擊持不同意見的人士、向市民淋易燃液體活生生點火焚燒、掟磚頭擊斃老伯伯、以陘M割向警員頸部,在法院出入口縱火,暴行絕對可以用「殺人放火」四字概括,但泛暴派都沒有譴責過半句,反而避重就輕為暴徒狡辯。實在狡辯不過去,他們甚至可以諉過說:這說不定是警察假扮的。最近的例子,就是暴徒公然做出火燒法院的暴行,但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亦未有對暴徒作出斥責,反而指政府玩弄法律程序,才是破壞本港法治的「頭號兇手」。放火燒法院都不是破壞法治?這還好意思說是法律界議員?應該是「暴徒界」議員吧。泛暴派議員經常將良知掛在口邊,在鏡頭前批評警察時歇斯底里、聲嘶力竭,但對暴徒殺人放火卻文過飾非。請問良知何在?香港人要看清楚,誰堅持不與暴力割席,就是與香港為敵,就是要讓香港繼續被暴力「攬炒」!準粔弊模拸佌盓厥笢弊笭殿薊磁弊ㄛ婓笢弊蜱捶﹜迶攷脹華楷汜旆笭華涾婐漲綴蚖埲砃笢源曇遴##遠捚よ耦泆狟婥黃國恩執業律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洗黑錢是嚴重的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港幣500萬元及監禁14年。近日香港警方搗破一個洗黑錢集團並拘捕3男1女,凍結銀行戶口存款高達7,000萬元,警方懷疑該集團與一個網上平台「星火同盟」接受公眾捐款以支援示威或暴力活動有關,包括為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援助,支付律師費等。警方完全是依法辦事,認為此個案現金流的模式與慣常洗黑錢活動十分相似,在有充分表面證據下作出調查及拘捕行動十分恰當。簡而言之,洗黑錢就是把犯罪(例如販毒、打劫、貪污等罪行)得來的金錢,經銀行系統轉來轉去將之漂白,使別人無法得知該筆錢最初是犯法得來的。在香港針對打擊洗黑錢及恐怖分子籌集資金的法例主要有:《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販毒(追討得益)條例》、《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等法例,其中《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1)條規定,任何人處理已知道或相信為代表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即屬犯罪,這項罪行一般稱為洗黑錢罪。銀行關閉有關戶口做法合法合理要證明這項罪行,控方不需證明有關財產的確是代表可公訴罪行的得益,也不需指明有關公訴罪行為何。在涉及經銀行戶口洗黑錢的情況下,控方只需證明:(1)被告人曾處理其戶口內的款項,及(2)被告人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戶口內的款項是可公訴罪行的得益便可。在HKSARvWongChorWoCACC314/2006一案中,法庭的觀點相當清晰:「在正常情況下,任何人如果容許另一人使用其銀行戶口提存資金,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必然的推論是,銀行戶口持有人有合理理由相信流經其戶口的資金代表可公訴罪行的得益。」因此辯方必須提出證據證明他戶口內存款是合法得來的,否則便有可能入罪。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十分重視打擊洗黑錢活動,亦有一套嚴謹的程序監控在金融機構發生的洗黑錢活動。今次警方搗破這個集團正是這個機制發生作用。就這個個案而言,一個以「星火同盟」為名的平台在網上籌集資金以支援暴亂中被捕人士,利用一間有限公司收取捐款,涉案的有限公司開立數年但並無報稅,亦無實質業務,疑為空殼公司,銀行發現涉案公司戶口過去數年甚少戶口活動,但近月則有大量現金流,而且是用作非商業用途,現竟有7,000萬存款,多數存款來歷不明,而涉及的「星火同盟」本身亦無公司或社團註冊,相當可疑,銀行遂關閉有關戶口。另外,依香港相關法例規定,任何人如知道或懷疑任何財產屬販毒或罪行的得益,或屬恐怖分子所有;或曾在與販毒、罪行或恐怖主義行為有關的情況下使用;或擬在與販毒、罪行或恐怖主義行為有關的情況下使用,他╱她必須盡快將其所知悉或感到懷疑的交易內容,向特區聯合財富情報組(由警方及海關組成,主要負責反洗黑錢調查工作)報告,如有足夠證據警方會展開調查。銀行是有法律責任防止洗黑錢或協助恐怖活動的資金來源,向當局舉報可疑個案,銀行做法完全合法合理。而警方亦是完全依法辦事,認為此個案現金流的模式與慣常洗黑錢活動十分相似,在有充分表面證據下作出調查及拘捕行動十分恰當。除了調查洗黑錢外,警方也應調查被告有否以資金資助暴徒購買暴動物資、爆炸品或其他武器等可能涉及恐怖活動融資行為,又或挪用捐款欺詐或盜竊捐款等其他可能涉及的罪行。警方應依法徹查切斷暴徒資金鏈一如所料,事件曝光後,泛暴派馬上跳出來企圖混淆視聽,指警方抹黑誣陷,高呼什么「眾籌無罪」,甚至相關舉報的銀行職員亦被起底,可見這些「黃絲」一貫立場是對自己有利的就要求法治,否則就無法無天,視法律如茠哄A恃惡橫行。香港人應該醒覺,支持警方嚴正執法,維護香港法治,否則自食惡果的將會是自己。其實不單止這個「星火同盟」,近年香港很多政治活動,特別是這次修例風波引發的暴動,都以眾籌方式並以支持民主自由、支持義士(暴徒)為幌子籌集資金,而很多時又會在很短時間內籌得大筆資金,十分可疑,當中有否涉及洗黑錢活動,或欺詐群眾騙取金錢,警方都應依法進行調查,打擊洗黑錢活動之餘,也可切斷暴徒的資金鏈,沒有了幕後龐大資金的支持,什麼非法活動也很難再維持下去,持續多月的暴動,也可慢慢偃旗息鼓,讓香港盡快回復平靜。今次警方拘捕行動,值得稱讚。近年來,在線音頻平台在內地迅速崛起,成為文化圈的靚麗風景線。自2016年進軍內容付費領域,蜻蜓FM已先後推出高曉松、蔣勳、張召忠、許知遠等多名大咖精品內容。新冠疫情雖令內地線下文化活動多少受到影響,但在「後疫情時代」危機意識下,內地網民急於「充電」,反令文化大咖們的各類線上課程更為火爆。艾媒諮詢的一項調查即顯示,有%的用戶在防疫期間購買過知識付費產品,其中主要以個人成長、職場技能類內容為主。事實上,《馮唐成事心法》即是知識付費行業在2020年的首個重磅頭部音頻IP。也有不少線上文化節目立足於娛樂休閒。4月,蜻蜓FM與高德地圖還共同上線了一檔節目《城市文化地圖》,帶領聽眾「雲旅遊」。有意思的是,「博學導遊天團」由各大城市的「土著」文化名人擔當,北京的王剛、上海的錢文忠、杭州的華少、南京的葉兆言、長沙的譚伯牛、蘇州的朱文穎用各自特有的風格、新鮮的角度,講解所在城市的著名景點和熱門地標,重釋城市內涵,令文旅融合在疫情期間更進一步。

黃熾華香港政治經濟文化學會副會長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發表網誌,說在新一年裡,特區政府會努力修補社會撕裂,讓香港重回正軌,在中央政府高度關懷及全力支持下,特區政府會準確地緊守及全面貫徹「一國兩制」原則。司長的網誌並無提到「修補社會撕裂」的舉措,也無具體表明如何落實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因為,修例風波至今已逾半年,特首已一再「修補」:先是「終止修例」,反對派不收貨,後來「撤回修例」,反對派仍不依不饒;特首親自落區傾聽意見,但被暴徒包圍、恐嚇,最後要由護衛保護從後門才能脫身。到了聖誕平安夜,暴徒「午砸上水、夜襲東九、搶防暴槍、『私了』市民、粗暴辱罵驅逐內地同胞......」暴亂之火越燒越旺,問政府還可重彈「修補社會撕裂」老調嗎?是不能也。因為,樹欲靜而風不止。暴徒要奪的是香港特區管治權,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特區官員抓不準這個綱,就只能任由兇狠的魚拚個網破魚竄。香港動亂半年並未收歛,其矛盾錯綜複雜,既有人民內部矛盾,也有敵我矛盾。黑衣暴徒中既有受矇騙的心智未成熟中、小學生,也有心甘情願主動投靠外部勢力、甘當急先鋒的部分大學生和社會青年。若敵我不分去「修補撕裂」,無異是與虎謀皮。因此,區分誰是可「修補」的市民,誰是狼狽為奸的、定要破壞「一國兩制」、分裂國土的漢奸、暴徒即香港的敵人,就成了「修補撕裂」的關鍵。而在敵我矛盾中,禍港「四人幫」及其幫兇黑衣暴徒是當前諸多矛盾中的最主要方面。抓住了這主要矛盾就抓住了網上的綱,其他才能迎刃而解。而要綱舉目張,需兩方面進行:一是按習主席和中央的三令五申止暴制亂。因為暴徒是外部反中亂港的打手和爪牙,也是禍港亂國「四人幫」的前鋒,鎮壓黑衣暴徒,止暴制亂,他們的主子和漢奸就失去手足無可施其技,更可爭得民心;二是檢控禍港「四人幫」的首惡分子,這也是擒賊先擒王所必須。這兩條做到了,後知後覺和不知不覺的市民才能擦亮眼睛,修補撕裂才能水到渠成;三是抓住中、小學教育這個「領」。特區政府教育局是香港大、中、小學的領導,而校長、教師是教育的袖口。回歸22年來,教育的「領袖」失責:任由「教協」領導教師反對道德和國民教育,培養出像黃之鋒之類的小漢奸,孵化出一批「黃師」教唆犯。現在,教育局向學校校長、教師、家長發出指引,褫奪一些違法黃師教席以儆效尤,就不僅僅是「修補撕裂」的佳例,是抓住了教育的綱。而最大的綱,就是要為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真正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才不淪為空談。【文匯網訊】(香港文匯網記者殷翔)油塘大型商場「大本型」連續兩天舉辦賀中秋系列活動,包括於地下中庭設置高約五米的巨型玉兔走馬燈、舉行多項傳統技藝表演及熱歌勁舞,與眾同樂。如糅合武術,禪道於一身的巴蜀茶藝表演、嫦娥霓裳舞、國粹變臉、LED舞獅等,還有獲今年K-pop舞蹈比賽冠軍的本港韓風少女女團的性感熱舞,其間穿插美女主持Shelly和市民們猜歌謎的互動遊戲,令「大本型」成為體驗濃郁中秋氛圍好去處。「大本型」迎中秋活動分下午場「舞蹈雜技嘉年華」及晚間場「月滿團圓樂滿城」,於15日及16日舉行。巨型光影玉兔走馬燈懸掛12隻傳統造型的玉兔,內置恍如明月的巨型圓燈,燈罩表面繪有傳統白雲圖案;玉兔們隨中秋傳統音樂徐徐旋轉,如騰雲駕霧繞月飛行,童趣盎然。走馬燈前擺設一座同樣可愛造型的巨型玉兔和不少楊桃紙紙紮花燈,富含傳統韻味。中秋有團圓、相守一生的意味,不少市民和情侶在走馬燈前合影。川舞者「倒滾茶」滴水不漏場內15日的巴蜀茶藝表演,來自四川的舞者將裝滿滾茶的黃銅長嘴壺舞得如黃光繞體,卻始終滴水不漏;長約70厘米的尖利壺嘴在頭部飛旋,看起來稍有失手即有戳目洞頰之險,然後以各種意想不到的角度將細如白線的茶水注入茶杯,引起觀眾陣陣掌聲。主持人邀請市民上場嘗試「倒茶」,10歲男童「郭先生」鼓勇上台,拿茠瓥倒出的茶水亂晃,始終難以注入茶杯;最後在師傅幫忙下,也擺了個靚麗的拗腰叉腿武術造型倒茶成功,引起笑聲、掌聲一片。國粹變臉融合日西風格國粹變臉表演令觀眾們陣陣驚歎。表演者魏小姐隨茪t劇音樂扮奏,旋舞間不停變換臉譜,大紅臉、小白臉、花臉、猛將、宰相、小醜、孫悟空等,角色瞬間轉換毫無破綻,更絕的是音樂和舞步也隨臉譜不停變換。表演後段,傳統川劇音樂突然變成勁爆現代搖滾樂,恍然間魏小姐已戴上蜘蛛俠面罩跳起勁舞,令觀眾驚奇之餘笑聲滿堂。魏小姐又變身動漫明星多啦A夢(舊譯叮噹)走下舞台和觀眾握手,掀起表演高潮,大家爭相和偶像拍照。魏小姐表示,變臉易學難精,她學藝逾十年才有目前的水準,正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身穿超短裙的韓風少女團性感勁舞熱力十足,引來大量觀眾圍觀。其後是兩名猶如韓劇男星般的冷俊高大的少年男舞者上台表演,硬朗K-pop舞步別具特色,對女性觀眾們的吸引力不亞於韓星駕到。責任編輯:京辰遠捚ag狟婥郭中行資深評論員這場修例風波猶如一面照妖鏡,將香港社會的魎魅魍魑都照射出來,一些表面一副業界精英、專業人士模樣的人,原來思想卻極度扭曲,為了政治目的可以顛倒是非黑白,罔顧道德操守,甚至有所謂法律界人士,打茠k治旗號反法治,不斷為黑衣魔的違法行為狡辯。在這場暴亂中,這些顛三倒四的言行無日無之,如此專業淪喪,不禁令人搖頭嘆息。反對派政客青黃不接,新一代不是扶不起的阿斗,就是一味做激進派的「跟尾狗」,但小的不行,老的也不見得好。日前,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突然煞有介事地在其facebook上傳一張穿聖誕紅裙的小女孩抬頭望蚍あ鴩噯厊給謇熒茪龤A他更繪聲繪影、上綱上線地聲稱,香港人就是要為相片中穿虒t誕紅裙的小女孩和她這一代,取回「免於恐懼」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云云。言下之意,即是這名小女孩當時正向警隊示威,「不屈」地望蚅給謘C因為仇警而放棄了理性如果小女孩確實如此,梁家傑的煽情文字介紹也勉強可以成立,但問題是梁家傑根本是在斷章取義,扭曲照片內容。這張照片在網上大量傳播,真實的情況是這名小女孩是到警察面前打氣,向在佳節當日守護香港的警員表達感激之情,所有照片都清楚表明這是一張「撐警」照片,並不存在什麼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梁家傑的留言完全是白日幻想,更是仇警上腦,故意造謠造假。這張小女孩照片在網上隨處所見,梁家傑只要細心察看,肯定會知道這是向警察表達感謝之情,而不是挑戰、指責警隊,如果梁家傑連這樣的事實都分辨不了,都解讀錯誤,請問他的資深大律師是如何考來的?這樣的判斷能力還如何做大狀、做一黨之首?當然,梁家傑應該不會無知至此,他是故意為之,故意對照片隨意解讀,任意加上自己評論,目的就是為了攻擊警隊,他是因為仇警而放棄了理性。暴徒肆虐香港失去平安自由梁家傑是資深大律師,理應保持客觀持平,否則如何客觀為不同客戶提供專業法律意見?但從他的facebook言論卻可看出,他的政治觀點極端偏頗,對於警隊更有莫名其妙的敵視和攻擊。他說小女孩要取回「免於恐懼」的「自由和生活方式」,這相信是他本人的夫子自道。但問題是,香港人在這段「黑暴」歲月所失去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因為警察造成的嗎?當然不是。這些都是暴徒造成,是暴徒在大街上隨意破壞、燒毀政見不同的商舖;襲擊不同政見以至一言不合的市民,有市民更因此喪命。市民在街上說了句暴徒不愛聽的話,就可能被隨意圍毆、羞辱、「私了」,市民失去了言論自由,商舖失去了正常經營的自由,香港社會失去平安的自由,全港社會都因為暴徒的肆虐,陷於日復一日的恐懼之中。現在梁家傑不去譴責暴徒,反而誣陷執法者,這是什麼道理?如果沒有警隊,香港市民在這段「黑暴」歲月根本連活都活不下去了。君子所見無不善,小人所見無不惡。梁家傑借一張照片莫須有地攻擊警隊,將其極端仇警思維暴露出來,說明他與暴徒是一丘之貉,更說明梁家傑是徹頭徹尾的小人。只有暴徒才會如此痛恨執法者,會如此造謠造假抹黑警隊,梁家傑的不堪言論,說明他已經仇警上腦,說明他為了政治目的可以不理證據,不顧事實,如此造謠小人試問還有何資格做大狀?一個曾經說過「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的人,又有何資格自稱法律界人士?有何資格舉起法治大旗來侃侃而談?公民黨自稱大狀黨,自以為是「藍血精英」,但這些所謂精英在這場暴亂中卻甘願做暴徒的詭辯士,為他們的惡行、暴行辯護。梁家傑甚至認同暴力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意思是暴力比法律更加有用,這些言論出於所謂法律界人士之口,怎會令人對香港法治有信心?公民黨的墮落非自今日始